20/20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拉娜微神亚】翡翠星

①拉娜,微神亚【若有不适请离开】
②原著向,大战结束以后
③不是小甜饼,也不是玻璃渣
④很久没写过BG……请多包涵
⑤再唠叨一句,题目和文章没有太大关系x
⑥意识流出没



00

我且将你那只闪烁着微弱光芒的独眼称之为——

01

城镇最近来了个新家伙,人们暂且带着些敬意和好奇称他为“和蔼可亲的独眼先生”,这独眼先生有着一头火红的橘发,绿莹莹犹如多瑙河一年里三个月中颜色的眼睛,老实说哪个姑娘看了都心醉。不过真正让人对他产生敬意的原因是因为这位先生博学多识,几乎无所不知(对于这个城镇的人而言确实如此),说起故事来头头是道,那些故事内容多种多样,情节曲折蜿蜒引人入胜,人们对这样一位天才般的人物如何不敬佩?问起为何来到这个偏僻又毫无特色的地方时,对方只是悠悠的来了一句“老前辈的资料都在这儿,喏,就是那个没人敢接近的老房子嘛”,起初众人都摸不着头脑,事后才想起这原来指的是自小就被警告不准接近的荒废了多年的老房子,那房子早已被爬山虎霸占,看上去岌岌可危,说不定哪天就会变成一片废墟也毫不奇怪,可按照老一辈的说法,这房子已经在这儿很久了,于是人们私下里都说敢情这独眼先生还是来寻根的。

再来说这独眼先生的和蔼可亲,这倒是是真的,可这独眼在人们的议论纷纷一下成千上百的版本都有——有人说这位先生曾经历过战争,那只右眼是在战争中不幸中了个子弹头儿(好事的女人听了都吸了口冷气然后叹息:倘若那眼睛还在,一定是个俊小伙呀!不过这样子,倒也不影响);还有人说,那右眼其实说明了他是个无恶不作的海盗!你瞧瞧有哪个海盗不是缺胳膊少腿儿的?说不定那温和只是个面具(众人听了哈哈直笑,这样的故事顶多骗骗孩子罢了)!自然,最令人们信服的还是那个版本:其实这位“独眼”先生右眼好好的呢,只是为了装个神秘,你说说这年头,哪个小伙子不想引姑娘们的注意呢(听了这话有人说道:前面还是对的,可后面就不对了,大家可都晓得那位先生身边还带着一位小姐的!)?

于是众人都噤了声,过了一会儿便开始讨论起那位小姐来。

关于这话题中的小姐,倒也是众说纷纭,不过在这里,我们暂不提起,毕竟那又是另外的一些耳熟能详的老掉牙的故事了:大家都知道当那位独眼先生初来这儿时不是一个人,说到这儿也都了然了,那位小姐定然是同独眼先生一起的(什么私奔呀逃婚呀的,人们什么都说的出),不过两人初到时实在是狼狈不堪,风尘仆仆,似乎一路都没有进过食物,小姐早就是扛不住昏了过去,不过全程背着她的独眼先生才是更加辛苦,也不知道二人从哪里来,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伤(这么一来,先前有人说这独眼先生的眼睛是因为战争才没了的说法也不奇怪了),这样的出场方式想要记不住也是极为困难的。况且这独眼先生外貌已是出众,那位小姐也是与众不同的——乌黑亮丽的头发在这儿可是不多见的,有点见识的老人将它比为东方的丝绸,老实说,这位小姐确实也长了副东方美人的模样,白皙的肤色,标志的鹅蛋脸,弯弯的细柳眉,明眸皓齿,笑起来如沐春风,大家闺秀,镇上再好看的姑娘见了都想躲起来。不过在人们口中,这位看上去完美无缺的姑娘(单只是论美貌的话)也是美中不足,和那断了臂的维纳斯一样,来自东方的这位小姐失去了她的双腿。

人们又开始讨论起她的腿来——战争,家里的父母待她不好,天生如此,诸如此类的故事,于是话题又奔向了独眼先生——总而言之,在人们看来,这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不简单,极端点儿的说,刚好一块儿。

教堂午时的钟声一如往常的敲了十二道后,人群都知趣的不再闲谈逐渐散开去做各自的事儿了。

不过多个心眼的女人会故意放慢步伐,站在自家的摊位前左看看右看看,男人们也心不在焉的做着活儿,时不时将目光放向外面的街道,所有人似乎都在等着谁的样子。

约摸过了半个钟头,他们总算盼来了。

今天的独眼先生也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了城镇的中心。他那标志性的黑色眼罩和吉普赛头巾无一不引来人们的目光,他围着看上去颇有年头的披巾,边缘的线头似乎轻轻一扯就会整个散开来,裤子被洗的有些发白,就连鞋子也被磨损的失去了它原有的那份光泽。还有那左眼,多少怀春的少女日思夜想着,她们想那里面一定有传说中的北极光,脉脉深情的暗流,和熠熠生辉的宝石,装满了整个世界一般。独眼先生倒也不负众望,纵使他的眼里没有北极光,没有暗流,也没有宝石,可他的脑袋里装着整个世界,用来和这些人打交道,还显得有些浪费了。

“先生!今天可要买些什么?今天的水果新鲜可口,水嫩多汁,便宜实惠!”女人们突然开始卖力的叫卖起来,仿佛就是为了等这一刻。

“先生!您可要几件实用的厨具?用铁做的玩意儿总不会差到哪里去!”男人们扯着嗓子粗鲁的说着,手里还拿着前些天刚做好的东西示意对方。

独眼先生对这一情景从最开始的受宠若惊变成了如今的泰然自若,他保持着微笑,想着出门前才看了一眼的清单,对于今天的出行的目的,他了然于心。于是独眼先生礼貌的拒绝了男人们的邀请,在女人们的摊位前流连了一番,挑选了几个品相好的水果装进纸袋,又看了看蔬菜和肉,最终敌不过本性把后者买得更多了些,想着回去又要挨骂,独眼先生苦笑着付了钱。

“嗨!先生!您的东西!”女人发现独眼先生将他刚刚挑选好的东西落在了摊位上,倾出前身喊到。

“暂时借夫人您那儿放一放!我一会儿回来拿!”独眼先生说完,迅速的消失在了转角处。

女人见状不知道嘟囔了些什么,但还是好好的将那些东西收到了安全地带,心里不禁有些小自豪。

另一边的独眼先生哼着自己创作的小调,有节奏的走着,比起方才更加欢快。他右拐绕进了小巷,偶尔有几束光线落下,独眼先生在心里想着最快的路线,于是出了小巷他穿过拥挤的中心街道右拐左拐右拐直走——

“您好,麻烦给我一块黑巧克力蛋糕。”独眼先生——拉比了露出他的白牙,站在甜品店前带着标志的笑容说道。


tbc.


老实说只是实验品,虽然这个脑洞我已经想了很久这是事实,但究竟能不能写完是个未知数,神亚的坑还没填我就给自己挖坑……发出来看看有没有人看,如果有的话我可能会继续写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

评论(4)
热度(14)

© 20/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