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无题

原著向,二人已在一起为前提注意
给蠢er的生贺,很赶,对不起qwqqqqqq今年真的肝不了图了so sadddddd
短小抱歉







我向往大海,也向往星辰。

但更向往你的世界。



他们大概是多久没好好说过话了呢?艾伦看着那个站在距离海仍有一段距离的男人忍不住的想,除开他从军事监狱出来的那天,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私底下的交谈,还有亲密。

哦……好吧,好吧,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只是这次更加特殊罢了,艾伦摇摇头,这几天来所发生的事情让他的大脑一团浆糊又被强行接受,他好不容易冷静了下来,却必须要去面对让人难以接受的现实。

海的那边的人才是他们真正的敌人,以及其余的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他也许还在生我的气……艾伦有时候会禁不住这么想,这也不能怪他,要他在两个对于所有人而言都至关重要的人之间选择一个活下去,艾伦比起那位领导者更想选择友情,可利威尔——他的长官就不一样了,艾伦并不清楚这个男人与埃尔文究竟是怎样的关系,虽然他清楚他们一定不会是那一层的关系,但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的嫉妒……

可最后,命运女神依旧将幸运的橄榄枝抛向了友情一方,艾伦想也许利威尔还是为他着想的,哪怕只是一点点。

噢得了吧,你以为你是谁,一个十五岁的小鬼哪里来的自信?他扪心自问,似乎只是让自己陷入了更加不可救药的境界。

或许我确实爱他,不再是从前的那种敬仰的喜欢,而是爱情上的喜欢了,艾伦偷偷瞄了一眼后方,利威尔依然在对韩吉的行为进行日常的冷嘲热讽,在这样危机的时刻能够看到这种场面,艾伦不知道他该不该笑。

也许比哭出来还难看。

“艾伦……?走了。”米卡莎看着那个出神的少年,想也不用想就知道小伙子一定又在思念他的长官,尽管两人相距不过三十米,对于这两个人的关系她看在眼里,如果说她不嫉妒,那一定是自欺欺人。

少年回过头似笑非笑的表情让她心疼,那双金瞳能够在经历过那么多的磨难后还能如此熠熠生辉,她不知道这究竟应该叫做坚强,还是逞强,说不定两者都有。

艾伦是最后一个离开的,来自海的湿咸味儿让他难过不已。其实海水拍打在身上的感觉与在河水里玩耍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脚底板踩着的是沙子的触感让人记忆犹新,但他的大脑告诉他这就是他一直渴望见到的海,所以他还是抱着全新的感受来体验——用来忘却烦恼。

尽管现实告诉他不可贪恋于此而止步不前。




玛利亚之墙周边的大部分巨人早已消失殆尽,独留九人的调查兵团一路顺利的回到了墙内,为今后的作战开始准备。

是夜。

如今艾伦不用在地下室睡,他可以堂堂正正的和其他人一样在普通的房间里休息,比地下室温暖许多的室温和厚实的被子,这样的条件已经让他幸福的说不出话来。但唯有一点遗憾,就是利威尔不会再因为他会失控而半夜来看他,那个时候的艾伦是不受任何人信任的,现在已经不同了。

不过失眠似乎已经成了一种定律。

艾伦看着砖砌成的天花板,不知道盯了多久,但感觉时间只过去了一点点,于是他决定起身去外面走走,夏夜的温度依然寒冷,他庆幸自己是披着毛毯出来的。

于是他在走廊遇到了他的长官。

利威尔似乎并没有睡过觉,因为身上还穿着白天的衣服,只是脱掉了驼色的军服外套。男人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月光勾勒出他挺直的鹰钩鼻和看似瘦小但实则充满力量的身型,那双鹰眼泛着淡淡的光泽。听到来人发出的声响,他回过头。

也许我是为了见他才故意失眠的,因为现在他不用再像以前那样了,看着利威尔的眼睛,艾伦在那么一瞬间想到。

今天的月色尤其好,几乎看不到云朵,就连星星也能好好的观察,所以双方都能清楚的看到对方的表情。

“……长官。”在踌躇了一会儿,艾伦想了想还是决定像往常一样称呼利威尔。

“为什么不睡觉。”利威尔说话从来不带任何感情,一板一眼是他的标志,说话直奔主题要害也是一大特点,有时候艾伦尤其不喜欢这一点,因为太难让他下台阶。

这句话应该我来问您,他默默在心里回了一句。

“回答。”利威尔不喜欢拖泥带水,他见艾伦迟迟不回答他的问题而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头。

“报告长官,我失眠了。”尽管你可能不信。

利威尔难得的没有出言讽刺些什么,这让艾伦有些惊讶,他悄悄走近了些。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再说什么,时间仿佛凝固。

“你的巨人之力只剩下八年了,是吗。”利威尔抬起头看着窗外问道。

“是的,尽管米卡莎认为没有那么简单——”

“没有那么简单?什么意思。”

“也许是八年太长。”艾伦自己也拿不定答案,当初米卡莎提出的疑问虽然具有一定的可能性,但人总希望相信理想的那一方面,所以艾伦还是认为他体内的那股力量还有八年时间才会消失。

“而她担心那八年并非如此。”利威尔蹙紧了眉,他抱着手开始思考起来,艾伦想他或许在考虑如何最大限度的降低使用巨人之力的次数来防止青梅竹马口中的疑虑。

“是的,长官。”艾伦小心翼翼的和他的长官站在同一条线上,于是他抬起头,看着他的长官所看到的景象。

北极星正在不远处熠熠生辉,它为战友们指明归去的方向。银河带穿过他们头顶的那片天空,延伸到不可见的远方,在那里,有希望的曙光。

为了所有人,为了他们,还有他,艾伦在心底默念。

“……你在想什么?”利威尔撇头看着那个出了神的少年,看他的眼睛里溢满了星光。

“我在想我们会不会赢。”艾伦不假思索的给出了答案,他回头看着他的长官——

他的爱人。

“艾伦。”

“什么?”

“会的,一定会的。”利威尔缓缓的说道,一字一句的清晰的传达到了艾伦的耳里,少年慢慢睁大眼睛。

利威尔突然笑了,极淡且转瞬即逝的那种,但艾伦依然捕捉到了那一瞬间,这或许是利威尔这辈子笑得最好看的一次,黑色的瞳里清晰的映照出少年的模样。这时艾伦突然意识到这些天来他的委屈是多么的无聊幼稚。

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别人,是利威尔啊,是他一心一意所爱着的人啊。这两个人悄无声息的爱情早已是心照不宣,无需那么多的言语来表达就已经心知肚明的,不是吗?就连一点点的猜疑都显得多余。艾伦只觉得这几天他的那点小心思真是浪费,利威尔一定早早就看穿了但却不说,他的爱人难得会有如此恶劣的一面。

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了,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但他看着利威尔的嘴型,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只要还我们一往情深。

他的爱人这么说道,如此的坚定不移。

就如同那希望的曙光一般。


END.



写得太匆忙也许不是很好抱歉……以后有时间再来补补?
个人认为比起三笠这个名字我更偏爱于米卡莎,至少违和感不会那么强√
漫画的剧情看得很快可能有些地方是错的对不起(:3▓▒
这儿瓶盖,请多指教w时隔四年的利艾文w

评论(4)
热度(13)

© 20/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