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神亚】时光深处

①神亚,神亚,神亚
②表达不清文笔渣可能会造成烧脑请原谅
③也许有意识流和时间段交错
④糖
⑤情人节快乐
⑥又命《神田优与亚连沃克不得不说的那些事》《神田优的幸福理论》

BGM:Always coming back

希望阅读愉快!


00

有一件事我无论如何都想要你知道,哪怕我们相隔万里甚至时空我也想亲口告诉你。

01

亚连不喜欢雨天,如果硬是要他形容那种感觉,其实他不算讨厌下雨,可也不对它抱有好感,就是这样一种保持中立的哪边也不偏的态度——对天气如此,对其他事物也是如此,除了在吃的方面他的主见可能会多一些。

最难熬的冬天就快要过去了,可雨还是一如既往的下,淅淅沥沥的雨敲打在玻璃上的声音让他心情有些糟糕。亚连躺在沙发上用被子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尽管闷热,但他此刻只能想到这样一种方法来逃避现实。

事实上,他最近被甩了,理由无它。

女孩儿其实也没说什么伤人的过于直白的话,虽然谈不上委婉就是了。但双方都给对方了一个面子,亚连没有问原因他甚至最后还是老样子打车送女孩儿回家,而女孩儿也心照不宣的不再提及这个话题还是一如既往的和他嬉笑打闹,就好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他们还是那对人见人憎的情侣。

亚连只觉得分手那天晚上的风刮得真大,光秃秃的还未抽出嫩芽的枝干被风刮得“噼啪”响,他的眼睛都被吹得干涩不已。果然人生中的第一场恋爱都不会顺利,失恋的滋味儿真不好受。亚连想起好友曾经和他说过的话,当初并不当回事,现在倒是充分体会到了,果然情场老手就是不一样,他忍不住如此感慨道。

亚连想他需要一点时间来恢复,再让他窝在被子里感受由自己的体温所带来的温暖,过一会儿平常的那个Mr. Sun就回来了,亚连如此坚信,甚至不曾怀疑。但他显然低估了自己的胃,当他还贪恋于自己的世界中时,来自某个部位传来的声音让他的所有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自信在那一刻崩塌殆尽。亚连磨磨蹭蹭了好一会儿才慢悠悠的披着被子走到冰箱那儿,打开一看,里面的情况真是惨不忍睹——几乎空荡荡的,该过期的都过期了,有的只不过那几瓶水而已,他抽了抽嘴角,回到客厅看着墙上的挂钟,很好,超市还没打烊,说不定这会儿去他还能碰到大优惠捡个便宜呢。

这算是上帝关上他的门然后又给他打开一扇窗么?亚连边穿鞋边想,然后被自己这个想法逗笑,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真是傻。

我从来不曾拥有信仰。

“哦雨伞……雨伞……我把它放哪儿了?”在打开门的前一秒亚连又匆忙冲回屋子里寻找他的雨伞。离开前他无意间从镜子中瞥见自己睡得一团糟的头发,只能感叹自己过于脱线的性格。

但我一直希望能够拥有信仰。

03

亚连拎着装满了够他吃好几天的伙食撑着把伞在细雨中走着。他出门前已经把能所有能保暖的都穿上了,但刺骨的寒风还是找到了空隙给他来了个措手不及,他缩了缩脖子。

天已经黑了,亮堂堂的路灯下不见几个人影,亚连开始抱怨起这看上去似乎无止境的雨,里面似乎还夹杂着一点雪,风带着它们吹过。它们细小微弱,如泣如诉,恍如在诉说某个遥远且哀伤的故事,跨过这百年时光,让亚连没由来的觉得心里堵得慌,某种无法言喻的哀伤自心脏扩散开来传到身体各处,寒到了骨子里的那种。

你要相信没有什么是巧合,偶然才发生的。

亚连听到了像是机器运作的声音,他四处张望什么也没能发现,直到他回过头。接下来亚连无法相信他看到了什么,这样的景象也许一生难得见一回,更无法用科学来解释是如何发生的——

但它确实像是神迹一般,实实在在的发生在了亚连•沃克面前。

或许应该称呼它是一道门,但形状奇特而且奇高,上面还显示着似乎没什么意义但像是编号的数字,强光让亚连反射性的用手遮住光源,伞借此不留情的掉到了地上,雨和雪就这样飘进了亚连的后颈,但他此刻来不及反应这些琐碎杂事。

因为从这门中走出了一个人。

看上去是一个亚洲人,他有一头被梳好的漆黑如子夜的长发,此刻却十分凌乱,包括那张脸。这个人身材高挑并且壮实,围着看上去年代已久洗的有些泛白的破烂披风,披风下的打扮也是灰尘仆仆,亚连的直觉那是军装,此时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心里蔓延。

那双掩藏于阴影下湖蓝色般深水的眼睛突然间就拥有了某种光泽,那是亚连看不懂的东西。男人目不转睛的盯着亚连银灰色的眼睛,双目相交。

亚连注意到那个男人身后的那扇门开始如碎片一般破裂,逐渐变得透明然后消失,光芒也渐渐减弱,一切又回归于沉寂,光明也回归于黑暗,但他的心却没有如此,反而变得更加汹涌澎湃。他看见那个男人向他走来时不由得呼吸急促起来,心脏的跳动也随之加快。

周围只留有脚步声,连雨声都听不见了。

“……亚连?”

亚连还来不及明白就这样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拥住,愣愣的任由一个来路不明不明的人抱住,手里的袋子险些就掉到了地上。

奇怪的是他不讨厌被这个人抱住,甚至有些神奇的,亚连想,他觉得如此下去也不错,再差一点他也许就会抬起僵硬的手回抱这个男人。可他没有这么做。

04

亚连看着那个已经把自己整理的干干净净的人正一副坦然的模样坐在被他搞得乱七八糟的沙发里,骨节分明的手拿着还剩下三分之一的水的玻璃杯。先前束着的头发这会儿已经放了下来,长长的黑发好看的犹如丝绸一样。如果光看背影也许亚连会觉得这是一个活在平安时代娴静淑雅的贵族小姐,但那是不可能的,他知道。

亚连吞了口唾沫,这一切来得如此快像是风暴一般但又不乏顺其自然。这个半路以一种科幻片一样神奇的出现的男人就被他脑子一热短路的给带回了家,这会儿他就算肠子悔青也无力回天。可话又说回来了,除了他还会有谁会把这个人带回家呢?他想不出来。

“哦……先生?”亚连思索了许久该如何开口,但他想还是交给自己的第一感觉来好了,亚连向来相信自己的直觉。

男人闻声转头看着他。

但有一点他得承认,每当那个人看向他时他总是会不自觉的紧绷肌肉,冷汗流下。这搞得好像自己欠了这个素未谋面的男人什么似的,虽然先前觉得有些熟悉,但终究是不认识的,亚连不是什么热衷于看狗血八点档然后天马行空的进行想象的人,他只相信眼见为实,摸得着看得见对他来说比较踏实。

“……神田。”正当亚连想这个人是不是那种惜字如金的家伙时,男人开了口。

“……什么?”

自称“神田”的男人似乎对思想正在开小差的亚连有些不满,他皱着眉头又重复了一遍:

“神田,神田优。”顺带补全全名。

到了这会儿亚连才算明白刚才这个人是在自我介绍,然而自己的本意并不是这个,他只好干笑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亚连·沃克。”他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是那么的慌乱,但动摇不定的眼神早早已出卖了他。

男人——神田优像是看穿了亚连的心事一般,他把玻璃杯放到茶几上,玻璃与玻璃的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亚连紧张的抖了抖。

“……你想问什么我知道,但现在对你来说晚餐比较重要,但等会儿如果你要刨根问底的话恕不奉陪……太晚了。”他不像是会说那么多话的人,神田优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后就把头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不再看着亚连,亚连花了点时间才理解了神田优的意思,虽然他很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但也不急这一会儿,而且就算是傻瓜也应该听得出来这句话下藏着的深深的疲惫。

以及仿佛重复过无数遍的流利。

“在那之前我建议你先把头发吹干了,小心感冒……神田先生。”亚连小心翼翼的说道,然后钻回厨房继续鼓捣他的晚餐,当然,是一人份的。

他没有注意到在他转身离开的那一秒神田优睁开了眼睛,深邃的不见底的眼眸里映出的是他逐渐离开的背影。

等亚连解决完了晚餐再度回到客厅的时候,神田优似乎是已经睡了一觉又醒了过来,精神看上去好多了,因为此刻这位不速之客正在看电视,蓝荧荧的光照在他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他还是没听我的没去把头发吹干,亚连打开客厅的灯后发现神田优的头发还带着点湿气忍不住地腹诽。

“我不喜欢吹风机,机器的声音听着不舒服。”

“……”

你有读心术吗,话说这个理由真是烂到家,你难道不知道你走出来的那道门会发出机械的声音吗,亚连腹诽的更起劲儿了。

“……差不多该睡了,”神田优关掉了电视,回头看着亚连,“有多余的房间吗?”

亚连点点头。

真是奇怪。

奇怪的遭遇,奇怪的对话,还有奇怪的自己。

可他不讨厌,亚连·沃克不觉得讨厌。

05

醒过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了大半,亚连是被强光刺醒的,他看着昨晚没拉上的窗帘低声嘟哝着,一边揉着眼睛找手机想看看时间——

颓废了几天的他生物钟还好没有彻底坏掉,只是如此看来再继续保持这样的状态下去的话真的会不妙的,在看了看时间以后亚连如是想。但今天晚起的理由他自认为还是很充分的。

亚连做了一个亢长的梦,老实说他已经许久没做过梦了。苍白的雪占据了几乎整片视野,突兀的血色让人看了颇不舒服。那种扑面而来的真实感还是压的他喘不过气来,悲伤,阴郁,绝望,负面情感几乎要将他淹没在这梦境中,他就如一片树叶在这里根本不堪一击。

在梦里,他又变回了一个小男孩儿,有淡淡的幸福,还有浅浅的失落,最后尽数失去坠入不可见的黑暗。

亚连有些无力,他是那种情绪很容易就被感染的人,阴郁的心情压的他喘不过气来。或许这可能会和那位不速之客有关,他想,今天得好好问问,那道神奇的门,还有关于那个人。随即打了个激灵快速穿好衣服马马虎虎的洗漱一番,到客厅时,他并不意外的看到已经醒来的神田优,而且看上去醒了很久。

神田优似乎习惯早起,亚连眨眨眼,打了个招呼后好心的问了一句是否要吃早餐,被问的那一方只是用懒洋洋的眼神看了一眼,亚连不知道那是不是答案。

“那么我去做早餐了,倘若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在吃早餐的时间好好聊聊……神田先生。”

于是他端着放了两人份的热牛奶,烤吐司以及煎蛋的盘子走回客厅,亚连察觉了神田优在看到早餐的时候那一瞬间的不悦,或许等会儿应该问他喜欢吃点儿什么。

“你居然只吃这么点?”亚连没想到神田优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他嘴里还咬着吃了一半的煎蛋差点没掉到地上。

“啊?”他费力的把煎蛋嚼碎,同时还十分的不解。

神田优沉默了一会儿摇摇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这样的开头对他来说似乎有些不妙。

难道要我来开头吗,亚连想。

好吧好吧,这其实也没什么,亚连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先问这个好了,你从哪里来呢?神田先生。”

“来自另一个地方,反正,不是这里。”说出这句话时神田优的眼神变得有些黯淡。

“另一个地方?那是哪里?”亚连睁大眼睛看着他,“你总不可能说你来自南极洲吧。”

“……不是指那个。”神田优瞥了一眼有些激动的亚连,自顾自的继续说着。

亚连的大脑正在飞速运转试图找到合理的解释,在那之前这个男人已经给出了答案。

“……时空,我不属于这个时空,”神田优并没有吃亚连准备的早餐,他只是拿着叉子对着空气一阵乱挥,“换句话说,我是穿越时空才来到这儿的。”

神田优的言简意赅让亚连说不出话来,他手里的吐司就这样掉到了地上。

TBC.


预期是短篇,但因为这段时间比较忙我没能在预定时间里写完但肯定不会坑啦【我们的目标!是坑穿地球!】……请务必听那首BGM然后看看歌词
这不是刀!我发誓!
敬请期待,以及诸位情人节快乐,神田太太已经和我在一起了谢谢大家的支持【gun】

评论(19)
热度(40)

© 20/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