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神亚】荆棘与蔷薇

①神亚,神亚,神亚
②请准备好一杯水,和一袋零食,吧唧吧唧的边吃边看
③童话梗
④画面感太强,请不要笑,这是个严肃的故事
⑤敢笑就拿六幻砍你哦|・ω・`)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这样一个故事——

位于遥远的东边,日出所在之地的东方古国。

有一位美丽的公主。

传言说她有黑夜一般美丽柔顺的长发,冰蓝引人勾魂的眼睛,如同白雪一般透亮的肌肤。

她的微微一笑,都可以让人忘却了所有的烦恼,只为她一人倾心。

她的心地善良,再怎么作恶的人听了她的劝言,也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然而这样的她却遭人嫉妒,被关进了高塔之中。

那高塔只有一个小小的房间,没有出口,唯一的入口也被封锁,可怜的公主便是被囚禁在那房间中,这房间只有一扇窗户,公主只能透过这窗户看向外面。

幸运的是她那忠诚的侍女,每日都悄悄到来,用绳子为她的殿下送来生活用品。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公主也变得愈发美丽动人,她的秀发已经长的拖到了地上,甚至还不止于此。

曾有人有幸瞥见过那样的公主,实在是美不可言。

那样文静迷人的公主,名叫——

“神田优。”

同样来自西方之彼端,日落之地的遥远国家,有一位被诅咒的王子。

被驱逐出国家的他无依无靠,与路上结识的友人一起,就这样来到了这里,遥远的东方。

在路上不断的听闻这些传言,他内心的疑问也被不断放大。

“公主殿下真如传闻那般吗?”他将手中的杯子递给女孩,今日也被上帝所眷顾,一杯水也是一种恩赐。

女孩笑得有些暧昧,最后她说道:

“您为何不亲自去看一看呢?”女孩紫色的眼眸宛如水晶般闪闪发亮。

被诅咒的王子苦涩的笑了。

“如此高洁的人儿,可不是我这样的人可以触碰的啊。”说罢他摸了摸脸上的疤痕,白色的长发也彰示着他是“被诅咒”的这一身份。

友人理解的拍了拍他的肩。

在二人正打算离开时,女孩突然开口道:

“您何不去一趟呢?”

“什么?”

“公主殿下一定期望着有谁去吧,将她从那牢笼中解救出来。”女孩将手放于胸前,仿佛是在祈祷般的。

王子有些迟疑。

“您为何要犹豫呢?不是说爱情的力量比起一切都强大吗?”女孩恳求道。

“求求您!救出我们的公主吧!”

“可是……”王子看着自己的左手,“这手会玷污那心爱之人。”

“可那颗装着真诚的爱的心不会改变!”

王子低下头,不语。

“去看看,也没什么不好。”此时一直没有发言的友人突然开了口,王子看着他。

“无论如何,我都会支持你的,我的朋友。”

“我的朋友……”王子有些感动,他伸出手握住了友人的手,“我实在是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友人笑了笑,两人看向女孩。

“麻烦你了,异国的女孩。”王子原先犹豫不决的眼神变成了坚定不移,这令他全身上下都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请将我带去公主的身边吧。”

“是。”

于是,王子踏上了新的征程。






那高耸入云的塔任谁看了都会心生畏惧。

“那迷人的公主,就是被关在这里吗?”三人站在森林的外沿,王子回头看着带路的女孩,在得到确认后,他握紧了拳头。

“那该是多么心灵狠毒之人才做的出来的事情呀!”王子抹去眼角的泪水,“这伤害了一位美丽的淑女,更是这世间最怜人的花儿折去,同时也伤害了我的心!”他抓紧自己的衣服,痛苦的说着。

友人叹息了一声:“与你所遭受的痛苦,也是一样的。”

“这如何能够相提并论呢!”王子向高塔伸出了手,“不过是被驱逐罢了,我终有一日还是会回去的——要知道邪恶终究战胜不了正义,如今,是这炽热的爱情给了我力量!”

“那么你这一去还会回来吗?”友人问道。

“自然的,我的挚友,”王子回过头,自信的微笑已经表明了一切,“我还会将那美丽的花一同凯旋归来。”

“那便是再好不过!王子殿下,”女孩说道,“我祝愿您一路顺风。”

“在下感激不尽。”

说罢,王子迈出了通往爱情之路的第一步。

“……等着我!所爱之人,”他拔出了许久未用的佩刀,“呵,这刀也是时候绽放属于自己的光芒了。”

于是王子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森林的暗影中。

王子的友人不禁有些担心:“……此途真的会成功吗?”

女孩看着他,微微一笑。

“你在笑什么?异国的女孩。”

“你我都知道,就不必说出口,也许那条路注定充满坎坷,但只要齐心协力,就一定可以跨过——”

“……愿上帝保佑。”友人暗自祈祷着。




跨过昏暗的森林,终于来到了目的地,王子眯着眼看着那在黄昏下被阳光所照耀的高塔。

“我仿佛能够看到她那动人的身影……”王子喃喃说道,他拍掉身上的落叶与灰尘,整理好自己的着装,便向高塔走去。

与心爱之人第一次会面,自然要让自己的外表看上去不那么糟糕。

王子走到那扇窗户的下方,抬头一看,他仿佛看到了这世间最令人心醉的一幕——

只见美丽的东方公主半坐在窗沿,她朝着快要落下的太阳伸出手,似乎想要挽留,最后她收回手,轻轻叹息,微风轻轻拂过她的面颊,撩起她的秀发。

时间仿佛停止了,一切都定格在这一幕。

心脏在那一瞬间骤停。

“不认识的人……”王子回过神,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

“你是异国的人?”那声音就是天籁。

王子有些紧张,他深吸了一口气:

“你好,我是来自西方的——”

话没有说完就被打断。

“被诅咒的人吗。”

对方在说完这句话便离开了窗户,王子只能瞥见那一头秀发。

她在害羞吗?王子呆愣了一会儿,不过任谁看到这样的自己那样的反应但也正常。

“看来不能一下子就成功呢。”他叹气,期望太高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不过现在太阳已经快要落山,这时候回去实在是不明智。

“今夜我就在心爱之人的屋檐下度过一晚吧,”王子抬头看着没有人的窗户,“纵使有豺狼虎豹来了我也不会畏惧。”

“那么晚安,我的公主。”

“愿您今夜有一个好梦。”王子坐下来,低下头准备休息。

“您就要睡了吗?异国人。”声音突然传来,王子惊愕的抬起头。

东方公主又一次出现在窗户边,还带着一盏小小的灯。暖黄色的灯光将她的脸的轮廓变得更加柔和,半明半昧的有些看不清她表情。

王子鞠了一躬,他看着公主,心跳总是情不自禁的加速。

“倘若您愿意与我畅聊,不睡……也是可以的。”说罢他微笑着等待答复。

“那便与我聊聊天吧,异国人。”东方公主轻轻的笑了。

那是王子见过最美的笑。

“你来自西方的哪里?异国人。”

“西方的西方,我来自那里,日落之地。”

“那可真是……远呐。”

“是呀,很远,很远。”

“为什么你会来这里?这里可是东边的东边。”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里。”

“为什么?”

“什么?”

“你走到这里的理由。”

王子沉默了。

公主也沉默了。

“我被家臣背叛,驱逐出境。”突然,王子开口了。

“家臣……?”公主有些惊讶。

“是呀,如您所见,我是一位王子。”王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苦笑道。

天已经完全黑了。

“可怜的王子,只因为你的脸与头发吗?”公主同情的说道。

王子点点头,不知道公主是否能够看到。

“我小时候起就不怎么惹人喜爱,这样的情况,也不奇怪。”王子抬头看着星空。

“那你有回去的打算吗?”公主继续发问了。

“有,当然有,”王子回道,“将我定罪并驱逐出境的是我的国家里的恶人,我总有一天要回去的,为了我的国,我的子民。”

“可你无权无势,怎么与他对抗?”公主沉思了一会儿,提出了疑问。

王子笑了:“这正是我来这里的理由啊,东方的公主。”

“……你想要利用我?”

“不,并非如此,”王子起身,看着那扇窗户,“虽然我知道这样十分唐突,但请您务必接受。”

“与您结婚?”

“请听我说完,公主!”王子见公主有要离开之意,慌忙道。

“我以为您会是一位知晓情理的好人,但您其实也与那些小人并无什么不同之处。”公主失望的说道。

“不!公主,您恰恰错了。”

公主看着塔下的王子。

“您看着我的眼睛,这双眼睛里全是对您的满满的爱意!”

“我怎么知道那是不是真的?您也许只是外表如此,内在说不定是丑恶无比。”

“所以我恳请您,看着我的眼睛。”

“……”

“我从很久就听闻过您,东方的公主啊,”王子张开手,“传闻说您的美貌如何,性情如何,经历如何,他们将您比做仙女。”

“可那终究是传闻,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是呀,我也如此认为。”

“纵然他们如此比喻您,您终究也是一个普通人,有着喜怒哀乐,有喜欢的东西,也有讨厌的东西。”

“而我,正是迷恋于这样的您。”王子向公主伸出了手。

“这赤诚的爱流淌在我的血液里,如果您还是不相信我,我愿意用这把剑将我的心脏献出,让您一看究竟,我究竟是否真心。”说罢,王子拔出了剑。

“不,请您停手吧,异国的王子啊。”

“您的真心我已经看到了。”

“那么……?”王子有些惊喜的看着那灯光。

“明天请您让我的侍女将一件重要的东西交给您,我会用我的长发带您上来。”

“我们约好了?”王子向前走一步。

“我不会食言,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那么晚安,我的爱人,愿今晚梦神会带我进入您的梦境。”

“晚安,异国的王子。”





王子在被第一道晨光出现时就醒来朝森林外沿赶去。

在森林外沿等了一天的女孩与友人都吃惊的看着他的回归。

“公主呢?”率先询问的是女孩。

“她让我带话给她的侍女——”气喘吁吁的王子解释道。

“将一件重要的东西交给您?”女孩迅速的接过话,王子略带惊讶的看着她。

“你怎么知道?”

女孩微微行礼道:“我就是公主的侍女。”

王子来不及惊讶:“你一定是上天派来的爱的使者——丘比特,一箭穿过我与公主的心!”

“在东方,牵线的月老才更加准确,”女孩——现在应当称之为侍女,她将一个篮子交给了王子,“这便是公主要的重要的东西。”

王子接过篮子,看着侍女,说道:“无论如何,都是你将我与公主联系在了一起!”

此时友人发话了:“那么你就快快去吧,我的朋友,我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

于是王子再次踏入森林,向他的爱人奔去。

来到塔下时,王子发现一束长长的头发已经从塔上放了下来。

“一想到我要用这头发去见我的爱人……她为我实在是奉献了太多了!”王子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那窗户喊到,“我要开始去往您那里了,公主。”

“来吧,我在这里等您,”公主出现在窗户,王子抬头看着她,“别太急,慢慢来,时间还很多。”

“但我内心的爱不允许我这么做。”王子低语到。

“……失礼了,倘若弄疼了您,我稍后会道歉的。”说罢,他开始抓起一束头发,向上攀爬。

“如果可以,真不想如此对待这头秀发。”

公主看着那逐渐变大的一点,将半个身子探出窗户。

“尽管那一刻即将来临……”她喃喃细语着。

王子小心翼翼的爬着,时不时的看看上方,公主的颜面已经可以越发清晰的看清楚——

我就来,在心里如此说道,王子不禁加快了速度。

到达那窗户时,已经是夕阳西下。

公主看着气喘吁吁的王子,她走了过去。

“幸苦您了,异国的王子,”她半蹲下,“您可将重要的东西带给了我?”

“……就,就在这里,您看看。”王子将篮子递给了公主,他倚靠在窗沿,安静的端详着美人。

公主拿着那篮子,坐在床沿翻看。

“确实是我的东西。”

“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呢?公主。”王子伸出手。

“您可有锋利的东西?”

面对这显得有些唐突的问题,王子愣了愣。

“我说,您可有锋利的东西,让我斩断这长发?”公主拿起躺在地上的一束头发,“不然一会儿我无法好好的行动。”

王子将腰间的佩剑递给了公主,这时他稍稍观察了一下公主的手,以及——

漂亮的长发被公主自腰一下的位置全部斩断,那飘落的发丝从某种方面上来说,也反映出王子的心思。

他看着一剑斩断自己头发的公主,有些惋惜。

“我说,西方的剑都如此纤细吗?”背对着他的公主问道。

“也不算是……”王子迟疑了。

“公主……?”

“怎么了?”房间里的光线有些昏暗,王子有些不安。

“您也许是我见过最单纯的人了,异国的王子啊,”公主回过头,慢慢的走向王子,“我没想到您这样的容易就相信了我。”

王子看着不断接近自己的公主,心跳声不断被放大。

“恩,字面意思。”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稍微染上了情欲的色彩。








翌日。

侍女站在森林外沿,向里张望着。

“可是要出来了?”王子的友人倚靠在树旁,手里拿着烤肉。

“我想是的。”

良久,一名青年走了出来。

怀里还抱着熟睡着的王子殿下。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这篇真•国庆贺文终于写完了【揍】
怎么说呢这种风格……少看莎翁的东西真的好的xxx全程努力用这种风格最后还是崩了23333333
脑洞太大了停不下!有时间我想画下来23333
希望你能喜欢这个恶心的神田xxx
其实都怪王子自带滤镜功能xxx
是的我故意略过了开车xxx
也许会有番外|・ω・`)

评论(23)
热度(29)

© 20/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