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神亚】七夕短篇之一

改了一下最近的丢爱心梗【糖里有毒系列】

两个人都互相喜欢w

 写完一个我就去写镜面世界……我发誓
 

 

 

 

 

过去式(从方舟里出来后在本部没被袭击的时间)

 

 

 

 

 

神田:臭豆芽菜,接住了。

 

亚连:去你丫的一刀平尝尝我的爪子!

 

唰啦——(被撕裂的声音)

 

神田:豆芽菜你给我站住!六幻!拔刀!

亚连:哈哈哈哈哈哈哈可悲的神田你来追我啊!你也就这点能耐吗!

 

神田:可恶——!!!别想逃跑!!豆芽菜今天我一定要砍了你!

 

拉比:今天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也很好啊。

 

 

 

 

 

 

 

 

 

神田迅速将亚连逼到墙角,看着对方终于陷入无路可逃的境地,他愤怒的心情总算好了一点。

 

“你,给我解释一下刚才的事情。”神田拔出六幻用刀背抵住亚连的脖颈威胁道。

 

“你、你以为我会服输吗!笨——蛋——”亚连见状扯了扯嘴角,直接用行动来证明他的不爽——做鬼脸。凭什么他要接受神田优的那个爱心?他上次不就随意的偷偷亲了一下(休憩中的)神田(的脸颊)被发现了吗,这家伙至于这么拼吗。

 

搞不懂东洋人,你瞧瞧隔壁的姑娘头发没了情趣依旧。

 

“……你今天别想从我这里逃走。”神田听了这话使周围的气压又低了一个层次,几乎快要接近冬天的温度令亚连不寒而栗,他禁不住打了个喷嚏。

 

而此刻的神田见了这个空挡,迅速收回六幻,换作双手禁锢住对方,毫不犹豫的就吻了上去。

 

温暖的唇覆盖了上来,嘴里多了个湿热的东西。

 

亚连的大脑在当机几秒后才反应过来——

 

他居然被对方亲了!

 

而且对方还是一直以来的死对头!

 

啊啊啊啊啊——他的心在哀嚎。

 

您还不如一刀了结了我呢神田大爷。

 

或许因为两人都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所谓的初尝禁果),怎么亲吻也不大清楚(也许亚连还懂一点),也就顺着感觉自然而然的亲了下去(其实是在比谁更厉害),到后来连害羞恼怒这种东西都烟消云散了。

 

当然,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还没做,两个人也不傻,现在也就试试而已,要是认真起来也是得不偿失——

 

恋爱中的人哪来那么多顾虑。

 

“我说。”神田把亚连压在身下认真的看着那双银灰色的眼睛。

 

“什么?”亚连被这道目光盯的浑身不自在,想要移动身体但很快就会被神田迅速压制,这令他十分不快。

 

神田大爷您亲也亲了,抱也抱了(公主抱),压也压了(现在),还要干啥?难道要做到那一步吗!拜托两个人都是伤员好不好别仗着自己恢复能力快就乱来好吗!而且你不担心被发现吗(虽然这是你的房间)!

 

“……”神田无视对方满脸不情愿,抬起亚连的下巴,盯着那张刚才才被他吻过的嘴唇,继续说道:

 

“拉比那家伙和我说,你被一个诺亚吻了——还是个小孩子,就是这里。”说罢他又贴了上去,只是贴上去,很快就又离开了。

 

亚连立刻就明白他在说什么,脸红的耳朵都变得有些烫起来。

 

拉比……等会儿一定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亚连如此怨念着,让在病床上的某只兔子打了个喷嚏:“……谁在骂我?”

 

“这个我可以解释……神田你别这样……有点恐怖欸。”亚连看着越来越放大的面孔,内心不由得发出恐惧感。

 

“你想解释什么?”神田解开系在头上的红色发绳,如油墨般的长发自头顶散开来,稍许长发逗留在亚连的鼻尖,弄得他想打喷嚏却又拼命忍住。

 

“我虽然和罗德认识的早……呃。”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亚连选择乖乖的闭嘴。

 

“早?有多早?”

 

“在……在认识你后面就是了。”

 

“那到底是什么时候?”神田有些不耐烦了。

 

“就是和李娜丽第一次出任务那次!米兰达啊!”

 

“……”

 

神田沉默了,那刚好勾起了一些不太好的回忆。

 

……也不算不好,只是有些不愉快吧。

 

“那另一个呢?”神田继续问。

 

“啥?”

 

“被你干掉的那个诺亚啊。”

 

“和缇奇有什么关系吗现在!”亚连又一次试图开始挣扎。

 

有,他夺走你的心脏,让你一度死亡,差点离开。

神田加大了手的力道令亚连有些吃痛——

 

“喂快放开我!手很痛你知道吗!”

 

神田减轻了力度。

 

他总是在笑——有一次李娜丽这么说,神田莫名的想起了某次他们的聊天。

 

比起笑我更希望他可以生气,哭泣,而不是一味的笑着。

 

他把自己的情绪隐藏起来,究竟是为了不让我们担心,还是他希望不被人们揭开呢?

 

他对任何人总是在笑——

 

哭出来的话,明明谁也不会嘲笑的。

 

不是吗?

 

亚连在我们之中是最小的,他可以朝我们撒娇,生气,哭泣——

 

那就不是他了,神田记得他这么说。

 

也是喔,李娜丽苦笑着说。

 

他在伪装自己的坚强。

 

可以的话,还是哭出来比较好啊——李娜丽看向远方,眼里全是纯白的云朵。

 

我好担心会不会有一天,他会不会像云一样不打一个招呼就悄悄地独自一人离开了呢?

 

如果是这样,我会把他抓回来赔罪的。

 

别太过分啊,神田。

 

这对他来说哪里过分。

 

 

 

 

……

 

 

 

 

“哭出来吧。”

 

“啊?”亚连怀疑神田的脑袋被护士长踢坏了。

 

“我说你,哭出来。”

 

“所以说为什么我要哭出来?”

 

“……那我只好强制你哭出来了。”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神田如此信誓旦旦道。

 

亚连脸上流下一滴冷汗,之前心中不好的预感已经实现了。

 

“别别别别——呜。”亚连果断决定求饶,希望神田可以放过他一马,不过现在看来,估计不行了。

 

啊……真是糟糕透顶的人生啊……

 

为什么我会喜欢上这种人?

 

 

 

 

……

 

 

 

 

“啊……哈、哈、哈……呜、慢、慢一点啊——”断断续续的呻吟搞得亚连觉得自己的喉咙都快哑了。生理泪水不断从眼角溢出,事实上,亚连因为泪水已经看不大清了。

 

他只能感受到身体上的行为带给他的感受——除了快感,还是快感。

 

脑里已经装不下别的了,他现在只在思考一件事——神田优在和他做。

 

神田依旧选择用行动来表现他那差得要死的语言能力,亚连真想骂一句脏话来表达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

 

你的情商到底是怎么长的?估计都已经长到负数一下不知道哪个地方去了知道吗,稍微心疼一下下面的人会怎么样。

 

无奈现在这种情况亚连话都说不清楚,只能配合着上面那位的动作配合着嗯嗯啊啊的叫着,虽然他知道越叫对方会越一发不可收拾但是这种情况下谁都忍不住吧——

 

第一次的话。

 

神田技术还算不错,但好歹也是个处男两位都没资格说对方是好是坏,姑且说“还不错”就已经够可以了。

 

虽然亚连有预感事后他会变得生不如死。

 

倒是神田这边是截然不同的看法。

 

他怎么就突然间一言不合就这样了呢?他真不想告诉在他身下娇喘连连的人他其实看过相关书籍——当然他什么都没做。

 

诚实的说,如果没有那个偷偷的吻估计两人也不会搞得像现在这样,神田觉得,感觉有些背德但刺激和兴奋早已占据了大部分神经。

 

虽然就算没有那个吻迟早也会这样就是了,只是时间问题。

 

事后要不要道歉呢……但总觉得两个人吵架的几率更大。

 

或许以后应该少些这样的行为,神田的意思是,吵架。

 

不得不承认这个房间实在是太暗了,神田本想着开了灯或许会好些,实际上是好些了但也没有多好——你能理解那种我想看你的脸明明可以看得见结果就是看不见的心情吗?对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可神田又觉得这种情景下对方的表情分外妖娆,一次又一次的呻吟冲击着他的大脑,身体的反应也在大脑反应过来时先一步进行,一次又一次,反反复复。

 

究竟什么时候才可以到达极限?神田想,但他又希望没有极限这种东西。

 

在这种时候刚好结束了,神田喘着气,还有些出神。

 

而亚连这边却是抽搐了几下才彻底趴下。

 

房间里只有两个人的喘息声。

 

这和解决恶魔时一样疲倦,甚至更胜于此。

 

“……我说”亚连艰难的回过头,“还要继续吗?”

 

神田看着那只有花纹的眼睛,里面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当然。”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继续着动作。

 

于是接下来的夜晚继续着。

 

至于两个人被护士长发现并拖走,且亚连穿着极其不合适的衣服的以及奇怪的动作和神田莫名其妙的关怀的模样而被众人所猜疑,已是后话了。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ww七夕快乐各位www

这个大概会分成三章w

相信我,是HE【。

评论(2)
热度(27)

© 20/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