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Adrien×Marinette】Opium 02

怕不是周更(……)
不会写谈恋爱,窒息
这章写的好奇怪……完全偏离我一开始想的剧情了(

————

所以目前究竟是怎样的状况?玛丽娜现在大脑一片空白,虽然在深夜悄悄下楼偷点心吃她不是没干过——哦好吧,她现在已经收敛许多了,青春期的女孩子总是格外注重自己的外表,她可不希望自己的体重继续增加,更何况谁希望让心上人看到自己丢脸的一面?一想到阿德里安,玛丽娜就止不住的脸颊发热。

比起总是莫名陷入奇怪的纠结的玛丽娜,反观坐在她对面的Catnoir倒是吃的挺欢,胸口那颗铃铛叮当作响,男孩头顶上皮质的耳朵也摇的欢快(玛丽娜不止一次的对他的耳朵和尾巴产生好奇,到底是什么原理?)。

出自父亲亲手做出的点心不会有人说不好的,玛丽娜发自内心的为她的家人而感到骄傲,有朝一日她希望自己能同他们一样优秀,她明白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黑猫在将最后一块马卡龙吞咽下肚后满足的发出了呼噜声,他舔了舔手上余下的些许碎屑,那副模样确实像极了一只猫咪。

一只性格捉摸不透的小猫咪,玛丽娜想,顺手扯出一张纸擦了擦猫咪的嘴角,Catnoir略带疑惑的看着她。

"甜点的残渣,我帮你擦掉。"玛丽娜耸耸肩。

黑猫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玛丽娜被那双眼睛盯得浑身不自在,好像自己有哪里怪怪的。

不过在她是超级英雄时她却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怎,怎么了?"

Catnoir想了想道:"你看上去有心事,公主,今天是女性的什么日子吗?今天我和lady在一起时她也……像你一样,不开心。"

玛丽娜显然没抓住重点,她就是Ladybug的事实令她难以开口,Ladybug有心事当然意味着玛丽娜也会有心事,这对她而言是自然的事情,但Catnoir可不这么想。

"……很明显吗?"玛丽娜小心翼翼的问道,黑猫点点头,她叹了口气,不知是在庆幸自己没有被认出来,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也许你和我说说我能给点你什么建议呢?公主。"Catnoir凑近女孩儿,绿眸里荧光闪闪,玛丽娜移开目光,往后挪了挪。

不,我不能告诉他,玛丽娜伤脑筋的想,告诉他了的话我之前所做的不就白费了?就算是为了我好,我也不该——伤害他。

"谢谢你的好意,猫咪,不是什么大事,我想它很快就会过去了。"

我想它恐怕不会。

"倒是你,这么晚了来我这里干什么?"

我希望不会是我的错。

Catnoir难为情的挠挠头:"我只是……太无聊而已,抱歉……我打扰到你了?"对面的女孩摇摇头,他蓦地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蠢事,深夜不呆在家里跑到一个女孩儿的家里,还吃了她的点心,问了一些不该问的,更糟糕的是尽管他认识她但她却不一定——

他只是单纯的信任她才会来的,这样会不会显得他太自大了?

黑猫面具下的阿德里安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看向了女孩,玛丽娜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有些模糊不清,他只能凭靠着记忆描摹出她的样子:两朵红晕出现在她的脸颊上,细小的淡色雀斑长在她的鼻翼两侧,淡粉色的嘴唇微微向上弯起,黛色的弯眉弧度恰好被刘海遮住。阿德里安突然发现自己从未见过她披发的样子(这是很新奇的体验),玛丽娜平日总是扎着她的两束头发,如果他的记性足够好,那也是红色和他的女士一样的红色皮筋。除此之外,那双漂亮的湛蓝色的眸子最让他印象深刻,连同那短翘的睫毛,几乎要和他亲爱的女士的那双眼睛重合起来。

——等等,他在想什么。

这算什么?发现新大陆吗?阿德里安心跳的厉害,他看了一眼玛丽娜又迅速的低下头努力安慰自己是因为光线昏暗的关系才使得女孩儿看上去像是戴上了面具一样,完全是因为环境因素她才会……像极了他朝朝暮暮思念的爱人。

哪里有那么巧的事情。

一双无形的手似乎在逐渐帮他理清思绪和所有的疑问及线索,阿德里安的大脑在飞速运转,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真相,这几乎令他难以置信。男孩微微的喘着气,手是握紧又松开。

但是,真的和他想的一样吗?阿德里安不安起来。

"Catnoir……?嘿你没事吧?你的脸色看上去……"玛丽娜快要被面前的人给吓到了,突然阴沉下来的表情让玛丽娜无所适从,她依然不够了解她的搭档,以至于有时候她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又不是每次都能用一个吻来解决的。

我是不是应该给他一杯水,她想,一方面是因为某种不靠谱的第六感告诉她自己现在应该离开一会儿,另一方面她确实担心Catnoir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想归想,玛丽娜觉得自己还是应该付诸行动的好,她起身准备去拿杯子,手却被抓住了,属于猫咪的爪子弄得她皮肤有些疼。

阿德里安也被自己的动作惊到了,他没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那一瞬间的动作,只好尴尬小声道歉顺便不留痕迹地收回手。

"我……我去接杯水。"玛丽娜说罢头也不回的跑了,小阁楼又只剩下黑猫。

阿德里安看着刚才抓住女孩的那只手,发起了呆。想起刚才莫名其妙的行为,他差点就要把那句疑问说出口,可他终究还是败给了懦弱,他不敢问,没有勇气去确认真相,即使他知道玛丽娜不会是那么残忍的人。但光只是想想,阿德里安就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被撕裂,说到底,他在心痛什么呢?他并不讨厌玛丽娜,相反他对这个在他面前总是会手忙脚乱的女孩甚至有那么一点点好感,只是不是爱情方面的。

但刚才他所想的一切几乎要把某种美好的幻想打破——

阿德里安不敢再想,他觉得自己在这里呆的时间已经足够长,是时候该离开了。男孩打开窗户,夜风吹在脸上让他清醒不少,也提醒着他这间屋子是多么的温暖可爱。

"Catnoir?你要去哪儿?"玛丽娜手里拿着一杯水,她惊讶的看着黑猫的动作,差点把杯子打翻在地。

阿德里安动作僵住,玛丽娜的速度比他想的还要快。

"呃……"

"你要走了?"

"不……那个,我只是,想透透风?"这话说的他自己都不信,关键时刻他的撒谎技术总是显得不是那么的高明。

玛丽娜半信半疑的看着他,要她说,恐怕比起自己,Catnoir才是更加需解决心事的人,他有时候真的是太奇怪了。

"嗯哼,看来有人比我更需要解决什么大问题的样子?"语毕她将杯子递给了黑猫,男孩愣了会儿才接过来,一阵牛饮险些呛到了自己。

看吧,我说的没错吧,玛丽娜摇摇头。

"你怎么啦?"女孩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颇有要做知心大姐姐的模样,阿德里安有些哭笑不得。

"我的公主,你看上去似乎非常的乐在其中啊,开我的玩笑非常有意思吗?"他换了一个他自认为比较舒服且不失礼的姿势坐在窗台上噘着嘴看着玛丽娜。

"我可是认真的。"玛丽娜眨眨眼。

"对我来说可不是如此。"

"拜托,我有那么不靠谱吗?我们……再怎么说也是,朋友,你说对吧?"黑猫不想承认他从女孩的眼里看出了热切的八卦眼神,而且这话十分耳熟。他微微叹气,说实话,心头好不容易被他压下去的疑问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你真的想知道?"他故作玄虚道,玛丽娜兴奋的点点头。

女孩们啊,阿德里安想,这一点有时候可算不上可爱。黑猫认命的看了一眼天花板,深吸一口气。

妈妈,祝我好运吧,我不知道这样做究竟对不对,阿德里安暗暗在心里祈祷,酝酿了好一会儿他开口道:

"嗯,我希望我这么说你不会生气……"

"啊,哦,没事,我不会生气。"玛丽娜点头如捣蒜。

不不不,你一定会生气的,阿德里安想,如果你真的是Ladybug,我可爱的女士。

"就在刚才,我发现……"

玛丽娜按捺不住她的好奇心,她的身子向前倾:"好极了,你发现了什么?快说来听听。"

这恐怕不只是新大陆那么简单了,阿德里安简直是发现了一个新世界,而它属于玛丽娜。

"你发誓你不会?"

"好的,好的,我发誓我听了绝不会生气。"玛丽娜快要坐不住了。

"也没什么……我发现你和Ladybug长得很像,就这样。"

刚说完他就像一个逃兵狼狈不堪的离开了,阿德里安甚至不敢回头去看女孩的反应,只顾着跑,消失在夜幕给他的保护色下。

————

阿雅颇为担心的看着她的好闺蜜,女孩儿今天坐在教室里,却不晓得她的灵魂飞去了哪里。阿雅看她眼神涣散的厉害,老师的话也就算了,玛丽娜现在似乎连闺蜜的话都听不进去了,她记得这个姑娘在她每次提起Ladybug时总是反应过度,然而今天却反常的要命,她就像一个木乃伊似的,对什么都不为所动,除了来自阿德里安的道安她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

而今天坐在女孩前面的某位知名人士看上去也不太正常——他今天要么一直低着头在奋笔疾书着什么,要么就是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回头看一眼她身旁那个呆若木鸡的女孩儿叹一口气又转过身继续写着什么,也可能是画。

这可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大问题,严重的让我怀疑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了,阿雅推推眼镜,她拍了拍前桌男友的肩膀,尼诺摘下他的蓝牙耳机纳闷的回头看着她。

"我的老天,你怎么上课也在听歌。"阿雅没忍住吐槽他,尼诺耸耸肩。

"好啦,你要干什么?"

"你旁边的那位今天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阿德里安今天出了回头频率高了些也没什么,也就是奋笔疾书的内容不给我看而已……我比较想知道玛丽娜怎么回事?她今天真的是怪怪的,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发烧,没有快要死的迹象,挺好。"阿雅摇摇头。

"那听上去还挺糟的。"尼诺挑挑眉。

可不是嘛,魂不守舍的,阿雅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午休的时候她还拉着我让我放学以后陪她去找卢卡。"

"卢卡?"尼诺音量一个没忍住拔高,整个教室的人都朝着他们看去,他捂住嘴恨不得躲到桌子底下去。

阿雅几乎想给这个不争气的小伙子几拳,好让他知道大声喧哗是多么不可饶恕的行为。

一旁的阿德里安把两人的对话内容听的一清二楚,要不是因为身份需要保密他真想告诉他们让玛丽娜魂不守舍的罪魁祸首就坐在他们前面,只可惜这样似乎会让情况加剧。他对尼诺口中的卢卡有点印象,上次音乐节他们一同演奏过一曲,不过当时全场都被主唱吸引了目光——他回头看了看玛丽娜,她依然在神游着。

好吧,玛丽娜和卢卡什么关系?他有点在意起来了。

TBC.

评论(2)
热度(34)

© 20/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