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瑞金】你且乘着名为梦的船离开

①瑞金,瑞金,瑞金
②格瑞视角,原著向
③垃圾文笔无fuck可说ooc归我,意识流大概
④第一次写这对,很多东西都不清楚……请手下留情,哪里错了请指出




登格鲁星球谈不上富饶,在格瑞的印象里,它甚至有些荒芜,于他自己而言能有点价值的只是那些被他拿来练手的魔物。比起有些星球或许登格鲁星球的资源确实丰富,但那也只是表面如此,大多数人的生活连舒适都沾不上边,每日的过度劳作造成的悲剧已经不是新鲜事,不过格瑞只用专心做他自己的事情就够了,他不关心那些的。

格瑞偶尔会在完成一天的修炼(大多已是深夜)的时候抬头看着星空,星屑洒落于深色的幕布上闪闪发亮,银河系会划过他的头顶延伸至他触及不到的远方。格瑞知道如果向北走那么他就能看到北极光,如梦如幻的景象在他的脑海里慢慢成型,他没有见过北极光,但他想总有一天他能见到的,前提也得是他活的到那个时候。

兴许是觉得逗留了太久,随着时间流逝周围已经弥漫起了一层薄雾,气温与白日完全是两一个极端了,格瑞提着他的刀站起身来,是时候离开了。

他跟着北极星指引的方向一路走着,穿过石头群,穿过山林,穿过沙地,群山与他为伍但终究被他甩到了后头。

最后他站在距离自己还有五十米开外的地方,定定的看着暖黄色的灯光从房屋里泄出,离他不过一步之遥。格瑞犹豫着是否还要继续跨一步,但那里并不属于他,那里不是他的归处之所,他总是喜欢划清分界,有时候也不知道图什么。

也许是有些害怕。

一个影子蓦地就出现了,并逐渐向他靠近,格瑞想也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他努力不让自己情绪波动明显,表现出如同往常一般的漠然,就像现在一样。

“格瑞!”

金挥着手一跳一跳的朝他过来,嘴角还留着食物的残渣没有擦去,表情蠢得可以,笑呵呵的完全把白天格瑞才凶了自己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他是真的傻,格瑞知道。他叹了口气,放下了一直扛在肩上的大刀插在地上,任由这个小他两岁的家伙挂在自己身上。这比打魔物还累,格瑞忍不住这么想。

金挂在他脖子上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他什么都没听进去,小家伙劳动了一天还能如此精力充沛实在让格瑞佩服,他现在只希望能快点结束好走人,很显然那已经不可能。他低下头看着金。

他发现他的金发在月光下散发着淡淡的辉芒,天蓝的眼睛里装满了天上的晨星,银河穿过,一切正熠熠生辉着。

里面还有他自己。

格瑞一阵愣神。

他恍惚间听见了金的姐姐秋在叫他们,小家伙拽着他直往屋里走,格瑞没有反抗,就由着金这么做。他看见秋无可奈何的笑着看着他俩,接着秋把为格瑞留好的饭菜递给他,到了这会儿他才想起原来他还没有吃过饭,神奇的是他的胃从未向他抱怨过这种事,自然而然的,格瑞也就不在意了。

一如往常的今日,格瑞想,过一会儿他会在和金打打闹闹(某人单方面的)中回到自己的家里看着窗外的繁星入睡,第二天又独自提起自己的那把大刀向远处进发,顺便甩掉小家伙,接着到了晚上去金的家里吃饭,然后——

格瑞觉得哪里怪怪的。

他从床上一轱辘的爬起来,走到窗边,不出意外的看着站在下面对他笑嘻嘻的金。

他不仅傻,还特别傻,格瑞揉了揉太阳穴,想了想还是决定下楼。金总是元气满满的没天理,那股劲儿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反正格瑞从认识他开始就没见过他沮丧过,哭倒是有见过的,但就那一会儿。

当他打开门站在门口准备开口说几句的时候,金把手指放在格瑞的嘴前示意他别说话,格瑞皱了皱眉,也就把想说的话全数吞进了肚子里。总有那么几次纵容一下这个小家伙应该也没有什么坏处,他抬头看着那片天空想。

于是金拉着他兴奋的走着,也不知道是去哪里,但还好今晚的月亮足够亮,将路照的亮堂堂的好让两个人不至于摔跤。按照格瑞以往的经验来看,十成里有九成这个人会迷路。

最后金左拐右拐的把他带到了山丘上,也不知道这其中花了多久,但已经不重要了。两个人躺在草坪上,什么也没说。夜风带来了些许草的清香,偶尔能听到动物的叫声,遥远处能听缥缈的歌声,除此之外,一切都安静的不像话。

奇怪的不像话。

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过了头,他的眼眸是好看的天蓝色,在月光下透着好看的光泽,里面常常装着他那小脑袋里的天马行空的想象。格瑞在那里能看到灿烂绝美的火烧云,广阔无垠的大海,荒无人烟的沙漠,从那里他可以知道,他知道金的一切想法。

格瑞太过了解金。

倘若说先前他们都还是孩子的模样,那么如今他们已是少年人。

格瑞知道金想要什么,他想要结束登格鲁星球迫受奴役的命运,他想要找回失去了踪影的家人,他还想要——

“你想要和我说什么呢?金。”

金发少年眨眨眼,然后咧了咧嘴。

“活下去。”

活下去啊。




格瑞看着金乘上了船,他想这里一定不是登格鲁星球,因为那里没有如此广袤无垠的像是一面镜子的海,天空不可能同时出现火烧云和北极光,但无法否认两者的颜色糅合到了一起形成了奇特的颜色又倒映于水面上,无法言喻的对称之美,他的背后是黄金沙海,风轻柔的带来些许金屑,打在他的后背。

金坐在船上,没有回头。

船慢慢的起航了,没有人来催促,只是自动的如此做了罢了。格瑞握紧了拳头,他看着那艘船渐行渐远,嘴像是被强行拉上了拉链一样,什么也说不出。

可就算能说,格瑞又能说什么?他无法保证自己可以活下去,他不能让登格鲁星球的人们解放,更不能找到秋。

他感受得到脚底下的世界在颤抖,他感受得到这里正在逐渐崩塌,他感受得到一件事情。

他就快要醒来。



END.





是补档,翻自己lof发现找不到这篇文,唯一写过不多的瑞金,我个人还挺喜欢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能获得喜欢是我的荣幸

评论(11)
热度(17)

© 20/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