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雷安】在幼儿园门口寻找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正文关键词→幼儿园and邂逅   但说白了其实没什么关系x
是还债,我真是罪该万死,对不起老师
总裁雷x幼教安




四月惊蛰,万物灵长,几天来时有小雨落下,细雨无声,滴落于尘土上,在无声的世界里奏响一首属于它们的乐曲。先前没能破土而出的嫩芽也趁着这个时候来到了地面呼吸第一口空气,开始了新生的旅程。

一切的故事从第一滴雨降落开始。



当雷狮从他的黑色玛莎蒂拉出来时,能感受到周围人都对他投去了各式各样的眼光,无非是惊羡罢了,他对此早已习以为常——倘若不是从小就生活在纸醉金迷的世界里,恐怕雷狮也难以有这样强的抵抗力。

然而这辆玛莎蒂拉也不过是他的爱车之一,雷狮同那些大花特花的富家执挎弟子不同,年纪轻轻就当上了雷氏集团的总裁,坐拥亿万资产,做事雷厉风行从不留情,利益至上的准则让他早早就在同行里脱颖而出,成了那颗最亮的星,多少人恨不得把他从天上拉下来。

顺带一提,他的车都是他自己私人订制的。

纵然雷狮在商业战场上如何驰骋,高高在上的风云人物如今也不过是介普通人。

此时已接近下午五点,幼儿园门口周围都挤满了前来接孩子回家的父母,在这黑压压的人群里穿着高档西装的雷狮好像也不过是个接孩子回家的普通上班族,虽然实际上他是压榨普通上班族的高级上班族。

雷狮太久没近距离接触过人群(主要是生活上的),他好不容易挤过人群来到靠前的位置,幼儿园的孩子正好也出了校门,一个个身高不足膝盖的小孩子迈着不大稳的步伐朝着父母走开,可爱的让人想捏一捏那柔软白嫩的脸。一时周围热闹极了,都是孩子和父母的嬉闹声,雷狮皱皱眉,对这样的场面有些不适应,他现在只想尽快了事回家。

没过多久雷狮就看到了那个走在后头,和身旁吵闹的双胞胎姐弟对比起来不知为何看上去有些落寞的身影,雷狮想都没想就大步走过去,而孩子也看到了他,定定的站着不动等他走过来。

雷狮在孩子面前蹲下摸着他的头,孩子也任由他摸了。这个男孩同他的模样有些相似,只是雷狮容貌长得更加张扬,而他比较内敛,水灵的蓝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雷狮,雷狮不禁感慨不愧是他的弟弟,雷家基因就是好,比哪家孩子都要可爱。

"差不多走了,卡米尔。"雷狮站起身牵着孩子的手,却被孩子轻轻拉了一下,他回头,卡米尔表情有些奇怪,脸颊红扑扑的,大眼睛里闪烁着什么,多年的看人经验告诉雷狮,有什么事发生了,他再次蹲下。

"怎么了?有人欺负你吗?"

卡米尔摇摇头,雷狮有些纳闷:"你怎么了?"说实话,其实他不大擅长和孩子相处。

男孩儿看上去有些踌躇,嘟着嘴,好半天才开了口:

"老师……安老师想找你谈谈。"小孩子说话奶声奶气,声音又小,听上去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到了雷狮耳里他更加笃定了他可爱的弟弟一定是被人欺负了,不愿意吃亏的性格让他二话不说就抱着卡米尔直奔教室办公室去讨说法。

幼儿园的办公室和公司里冷冰冰的办公室完全不同,墙壁上贴满了孩子的画,桌子上放着几盆可爱的多肉植物,暖色调的房间一进来就让人莫名安下了心来。

不少老师的桌上都摆着几个可爱的小玩偶,雷狮一眼就看到去年教师节他给卡米尔买的玩偶正摆在一个靠窗的桌上,粉色的小马静静站在那里露出大大的微笑。

雷狮看到窗边有个青年正拿着水壶给一些小盆栽浇水,青年从侧面看似乎比他年轻几分,眉宇间透出不像是他这个年纪的温柔与坦然,棕发柔顺的贴着脸颊,唯有头上有一撮头发毅然而然的挺立。也许是穿着白衬衫的原因,显得他的身影单薄,但露着的手臂又能看到些许肌肉可以看出他并不缺乏锻炼,小麦色皮肤也证实了这一点。

青年注意到了他们的到来,急忙放下水壶用一旁的抹布擦了擦手,笑着走了过来。

温润如玉的翠色碧眸映入眼帘,雷狮心脏顿停。

好像一眼万年,一个都不复存在,唯有那一瞬的心动永存。

"您就是卡米尔的爸爸?看上去真年轻……您好,我是卡米尔的老师,我叫安迷修。"青年笑的太过自然,雷狮不自觉就已经伸出了手和安迷修相握,安迷修的手比他想的要温暖柔软,雷狮有些愣神,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表情一定十分呆滞,尴尬的收回手咳了一声。

"我是卡米尔的哥哥……我叫雷狮,您好,安老师。"

雷狮没放过安迷修惊愕的神情,莫名的想笑,他也确实笑了,只是礼貌性的。

安迷修发现自己闹了一个何等荒唐的笑话,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

"这,这可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才在心里想这对父子真像,没想到是哥哥,失礼了。"好在安迷修反应快,马上道歉圆场,他的耳朵有些发烫。

雷狮笑了笑,表示这不是什么大事,他拍拍卡米尔让孩子出去玩,顺便塞了把钱让他自己去买小蛋糕吃,顺便注意安全。看着卡米尔欢快的跑出去,雷狮舒了口气,只听身后传来笑声,他回过头,安迷修的笑容瞬间僵硬,随即磕磕绊绊的解释:

"啊我只是……看得出来您很喜欢卡米尔呢,卡米尔在学校里也很喜欢吃甜食。"

雷狮点点头莞尔:"经常带他看牙医。"

安迷修再次笑了出来:"不能太溺爱孩子啊。"

雷狮挑挑眉,不置可否。

安迷修说想给雷狮看一个东西,雷狮看着他从抽屉里拿出一沓画翻找起来。

"这是卡米尔画的,您看看。"安迷修的动作很轻,雷狮接过那副画看了起来,孩子的笔触轻重不分,颜色不过那么几个,画出来的东西有些莫名其妙,这让看惯了名画的雷狮有些不习惯,到也不至于完全不明白画了什么。

"这是我?"他指了指画中穿着西装看着比旁边的小孩高一些的人,安迷修点点头。

"那天的画画的题目是家人,班级里的其他孩子很快就画完了,只有卡米尔下课了也一笔也没动,因为是作业,第二天他交了这幅画。"说到这里安迷修皱了皱眉。

"其他孩子的内容多数都是和父母兄弟姐妹一起,只有卡米尔画了……您。"

"所以我请您来,是我想了解一下卡米尔的情况——啊当然,不方便也不用说,我能理解。"安迷修慌忙补上最后一句话,他有些局促不安,毕竟他人的私事他也不该过多探究,但本着老师的原则他才会这么做的。

雷狮陷入了沉思,安迷修话里的意思他听的明白,也知道安迷修只是因为职责才会这么做,但这件事说出来确实不妙。

卡米尔虽然无论是法律角度还是医学角度都是他的弟弟无疑,这点毋庸置疑,只是卡米尔的位置着实尴尬,说出去只怕给雷氏丢脸。雷氏集团前任总裁的私生子——这种劲爆消息传出去还不知道会被别有用心之人如何添油加醋一番,商战最忌讳谣言蜚语,雷狮尽管不是完全无情之人,但以大局为重才是最好的。

只过了几秒雷狮就想好了如何应对的辞措,一般这种情况半真半假的话是最得人心的:

"如您所见,卡米尔是我同父异母的孩子,只是在他还在襁褓中时出了事故……所以就由我来抚养了,家丑,见笑了。"

说罢他露出了苦笑,殊不知安迷修最吃这一套,听了他心里也一阵难过,连忙道:"哪里哪里……是我太失礼了,出了这样的事情想必您也很为难。"安迷修没忍住想起那个总是坐在教室一角从不参与集体的孩子,莫名觉得心疼。

"不过您对他如同亲弟弟一样,这也能让他好些吧,虽然我还是希望他可以更加开朗,我知道您工作繁忙,但无论如何,还是请您多抽时间来陪陪卡米尔,毕竟他……还是一个孩子。"

雷狮点头:"我会的。"说罢他突然明白了为何卡米尔刚才反常的表现。

得到保证后安迷修松了口气,微微一笑:"那就太好了,您是一个很值得依靠人。"

"承您吉言,不过我还是单身。"雷狮笑道。

安迷修愣了愣:"没事我也是。"

"安老师,不用敬称来和我说话吧,我看我们年龄相仿,没必要那么拘束。"眼看话题结束,雷狮趁机提出了这个想法。

"嗯?冒昧问一下您多大?"安迷修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28岁了。"

安迷修闻言瞪大了眼睛:"比我小一岁?"

雷狮也心里一惊,他以为安迷修会比自己年轻,没想到是看着年轻的那种类型,不得不感慨长得好看就是任性。

"照这么说我还得叫你哥哥。"

安迷修笑了:"如果愿意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还是算了。"

两人相视一笑。




二人继续闲聊了会儿(雷狮了解到原来他们高中大学都是同一所),一直等到时间差不多了二人便一起出了办公室,看到了在小型游乐场正津津有味吃蛋糕的男孩儿。

"以后还是让他少吃点甜食吧,蛀牙不太好。"安迷修没忍住又提了提。

"我会注意让他少吃点的。"

他们等到孩子吃完了蛋糕才走了过去,安迷修掏出纸擦去卡米尔嘴角的奶油渍,雷狮收好蛋糕盘和叉子拉着孩子的手。

"和老师说再见。"

"……安老师再见。"卡米尔挥了挥手,依稀有些依依不舍的意思,安迷修也半蹲着朝他挥挥手。

"明天见,卡米尔。"青年的轮廓在夕阳下被柔化,嘴角微微勾起,翠眸里流光回转,看的雷狮心里小野兽挠的痒痒。

走出校门,雷狮看着还是小豆丁的卡米尔,突然在想这个孩子长大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心里莫名感慨起来,矫情不似他自己。

站在马路口等红绿灯时,突然一丝凉意落在了鼻尖,雷狮回过神来,接着更多的水滴落在身上,他暗叫不妙,四处张望想要找一个可以避雨的地方,但最近可以避雨的地方一圈看下来只有那些还开着店门的商铺。眼见这雨越下越大,雷狮急忙脱下西装外套盖在了卡米尔头上,好让孩子不会受凉太多而生病,尔后马上抱起卡米尔一个百米冲刺才算到达了安全区域。

雷狮苦恼的看着隔着一条马路的爱车,一时也没办法,一个人还好说,但卡米尔总不能跟着他一起淋雨。身上的衣服大部分都已经潮湿了,黏在皮肤上颇有些不舒服,雷狮干脆把两边的袖口都翻到手肘处,才舒坦了些。

"冷吗?"他回头问,卡米尔摇摇头,只是裹紧了外套,雷狮"啧"了声。

一大一小就这样在站在屋檐下等了十分钟,见这雨没有下大的迹象,也没有要停的意思,周围的商铺陆陆续续都关门了,夜晚就快要降临,雷狮觉得再这样等下去也不是这么个办法,心一横还是决定护着卡米尔铤而走险算了。

正打算冲进雨帘,雷狮瞥见一抹熟悉的绿,他犹疑了会儿,最终没进到雨里落了个落汤鸡的下场——

他看见了安迷修,对上视线的同时他心里的那头小野兽再也抑制不住本性开始嚎叫,一发不可收拾。

棕发的青年气喘吁吁,显然一路在雨里跑了过来。

雷狮吞了口唾沫,要说往日他见谁都不会紧张成这副模样,现在也只是他演技好才没出丑。

安迷修在雨里看了看周围,一眼看到在屋檐下避雨的两人,而雷狮似乎正有冲出去的意思,他突然庆幸自己的决定,他看了看手里的另一把伞便走了过去。

"伞,我想你们恐怕没有就送来了,看来我做了正确的决定?"安迷修微微一笑,细碎的光在他的眼里沉沉浮浮,他把手里的伞交给雷狮,雷狮低声道了谢接过伞,只觉得手里一沉。

"我会还的。"他说。

安迷修耸耸肩,对此不以为意:"什么时候还都可以,我也不介意送你。"

雷狮愣了愣,安迷修见已经完成自己的目标,同雷狮没再多说些什么很快就转过身离开,消失在雨幕中。雷狮定定的靠着安迷修离开的方向,直到卡米尔扯了扯他的手,他才回神。

雨停了。

重回爱车的感觉令雷狮感到放松,他开着车不由自主的哼着曲子,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方向盘,看上去心情甚佳,卡米尔看他这样,早熟的孩子知趣的没有开口。

不过他想,大概以后都可以在放学时看到他的哥哥来接他了。


END




正好今天是雷安日,就一鼓作气写完啦!这样的雷安偶尔写写还是很有意思的w谢谢观看!获得喜欢是我的荣幸!
希望他俩在一起forever!【笑

评论(13)
热度(172)

© 20/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