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雷安】无题

是真的不知道起什么名字,所以是无题【笑】
短篇啦,最近沉迷尼尔机械纪元,太棒了,各方面来说,有一天我也想做出这样的作品
灵感是尼尔里面的游乐园,大概意识流,原作向

BGM Weight of the World →什么版本都好听!!




睁开眼时,大串色彩纷呈的气球从他的眼前飘过直奔天空,挡住了他的视线。

他拨开那片气球,向前走去,却发现身处异处——他觉得这里眼熟,却想不起是何处,是何名,踏出的每一步如同踩在云层上飘飘然,险些摔了一跤。

心似乎被人折去了一角,抚不平那道折痕让他无所适从。

再次回过神打量眼前的一切时,他再一次的觉得不可思议。

五彩的霓虹灯在逐渐褪去颜色的夜空下照亮了一方黑暗,偶尔有那么几个是暗淡无光的。远处高耸的城堡在灯光的陪衬下被气球群环绕,不久那里升起了烟花,在空中肆意绽放,留下它的痕迹,很快便转瞬即逝如同昙花消逝。

接下来一朵又一朵花在夜空出现,目不暇接。他夹在在人群中,与他们一起惊叹眼前美的不可置信的事物。

一切都是如同短暂的夏花。

他们连同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短暂。

他随着人流进入了这片伊甸,被涂满红白颜料的高了他半个头的人塞了一堆玩具,最后他将这些都分给了两手空空的孩子,看着他们嬉笑着跑远。他将两手塞进裤袋里,抖抖肩,吹着口哨迈着轻快的步伐在这里漫步起来。

现在的他是没有枷锁的,他是自由的人。

他可尽情去做他想做的事情,说他想说的话了。

再没什么可阻挡他。

想到这里他莫名觉得快乐了起来,似乎连身体都变轻了不少,笑容又一次回到了他的脸上。

当他再一次将一个迷路的孩子送回到她的家人身边时,他觉得那个孩子火红的眼眸让他觉得怀念,像是夕阳下火烧云尽情燃烧的颜色,又是热情似火的玫瑰,是哪怕到了最后一刻也要唱出一曲悲歌的夜莺。

他又变成一个人了。

好像什么都近在咫尺,可又离他千里之外,这令他有些落寞,肩膀感觉有些沉重。

回过身他抬起头,不远处那个奇装异服的男人一下子就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那也不能全是奇装异服,在这个地方,他已经见过更多比这更加稀奇古怪的衣服装饰了,只是男人让他移不开视线。

你是谁呢?他想,随即走向了男人。

男人戴着面具,遮住了他的眼睛,那扇面具下是怎样的面容与表情?他有些好奇,抑制住了想要伸出手去抚摸他的面容的冲动。

这不太礼貌,他认为,于是两个人对望了半天,一句话也不说。

由于看不见他的眼睛,他有些苦恼,那双眼睛藏于面具下,又被高帽的帽檐下的阴影遮盖住,在周围灯光下那面容显得不大真切。

他刚准备开口,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喉咙似乎被什么堵住,他莫名有些慌乱。

再也没有什么能比叫不出你的名字来更加痛苦的事了,不是吗。

回过神时,眼前空无一人,似乎刚才不过是自己的臆想一般。

那里并不存在过什么。

他感到疑惑,感到恐慌,来不及去寻找,接着再次被人群带往了那座高耸的城堡,烟花就在他的头上炸开,爆炸的声音让他神经紧绷,人们的欢笑让他惊恐,耀眼的光芒让他冷汗流下,紧闭双眼,捂住耳朵。

能感受到什么?

他坐在了城堡里剧院的座位上,舞台红色的幕布还没有拉开,节目还没有开始,周围逐渐安静下来,他坐立不安起来,当头顶的灯光突然熄灭时,他吓了一跳,整个剧院都陷入了黑暗与沉寂。

红色的幕布缓缓升起,故事开始了。

穿着铠甲的骑士单膝跪地向他的主人宣誓——

我发誓善待弱者

于是他一路保护那对姐弟。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于是他为一切正义与邪恶斗争。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于是他向神宣战。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于是他为死去的灵魂抗争。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于是他向昔日的敌人伸出了援手。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于是他捍卫女性的尊严。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于是他保护他的兄长。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于是他为他所认同的前进。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于是他爱上了人。

他依然坐在他的座位上,泣不成声,周围的人都消失了,唯有舞台上的表演仍在继续。

他早已死去了。

身旁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是刚才的男人,此时他摘下了面具,绛紫的眼眸里流光溢转。

我们并不后悔,他说。

两个人一起离开了城堡,他们在大门分离,他回头看着男人,身后的城堡逐渐坍塌,灯光迅速的开始熄灭,晨曦出现了。

他脚下的地面开始分崩离析,在下落的那一刻他伸出了手。

「         」

死亡,是新生的开始。

他们生如夏花之绚烂,死,也是如秋叶之静美,


END



真的,很瞎写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8)

© 20/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