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轰出】和我相处的很好的同学突然告诉我他是吸血鬼?!怎么办,在线等,急

轰出,万圣节pa,短打
就是私心想写写耍小聪(shou)明(duan)的轰总☆
此文又名《轰焦冻同学今天不是愚人节是万圣节麻烦你注意一下》【bu】

由于事出突然,绿谷出久大脑有点转不过来,兴许是因为刚才被上鸣电气强行灌了点果酒,他脑袋晕乎乎的。

“不好意思轰君……麻烦你再说一遍?”他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做出了他惯常会有的比划的动作。

轰焦冻倒也不恼,心平气和的把刚才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口气很是认真:“我是吸血鬼,绿谷,货真价实的那种。”

绿谷出久再一次僵住了,他真的没想过轰焦冻在万圣节庆祝会(当然,这个是他们自发搞的)把他叫住单独喊出来,站在阳台上吹着夜晚的冷风就是为了告诉他自己其实就是吸血鬼——

你说绿谷出久什么事情料不到?他还真没料到这种事情。

不不不这是不是有点荒诞?!该不会是新的万圣节戏弄人的把戏可是也不带这样的啊再说了轰君这么一个严肃认真的人怎么会和我开玩笑呢……假的肯定是假的我可能是喝了假酒吧……不过轰君今天的装扮是吸血鬼说不定真的就是呢——不对不对我在想什么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啊……

以上是来自丝毫没有发觉内心想法已经变成碎碎念的绿谷同学。

“……我说的是真的,绿谷。”

“噫?!”绿谷出久如同受到了惊吓般的差点就要弹跳而起,轰焦冻及时稳住了他。

“我什么人你也明白,所以,刚才的话,我并没有骗你。”

“吸血鬼英文是Vampire是传说中的超自然生物通过饮用人类或其它生物的血液能够令自身长久生存下去早期吸血鬼的传说流传于巴尔干半岛与东欧斯拉夫一带在这些传说中吸血鬼指从坟墓中爬起来吸食人血的亡者尸体但近一百多年来随着小说电影流行文化的不断改编吸血鬼的共通形象也已经逐渐演变为一类必须以吸血来保持生命力在夜间活动具有超自然力量的奇幻生物……”*
【以上内容出自百度】

以上再次来自大脑短路在用碎碎念方式进行某种程度上的科普的绿谷出久同学。

绿谷出久好吗,绿谷出久不好。

“那,那个……轰君为什么,为什么要和我说这种事情啊?说自己是吸血鬼什么的,这个玩笑……真的?”绿谷出久本想用什么笑话来搪塞过去,结果一不小心碰到轰焦冻的视线发觉对方平静如水还特别认真的眼神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大概是败了。

“因为我现在……有点渴。”轰焦冻沉吟了半天悠悠的冒出了这么一句。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什么轰君说他现在渴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那个意思吗因为刚刚他才说的他是吸血鬼欸那么一般这个时候都是那个意思对吧对吧对吧我应该没有会错意吧原来轰君把我叫到这里就是为了那种事吗这个时候我该怎么办只有答应他吗我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啊……

绿谷出久,今天也没能改掉用碎碎念的方式吐露自己的心声的臭毛病。

“绿谷……”

“是?!”被叫到的绿谷出久抖了抖。

“……你不愿意吗?我左思右想了好久只能想到让你来帮我……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

轰焦冻低下头,逆光的原因绿谷出久看不清他的脸,但直觉告诉他对方现在情绪很低落——应该是,很低落吧……?

绿谷出久,这种时候还要退缩的话就很对不起你们之间深厚的友谊了,你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

当然,很痛啊混蛋!!!!!

“如果只是一小点的话应该没关系……嗯,没关系……我想。”绿谷出久别扭的移开了视线,耳朵微微发烫。

“就是说……可以吗?”

绿谷出久使劲的点头,恨不得脑袋掉地上去。

“那……抱歉了,绿谷。”

被夜风吹久了,绿谷出久已经习惯了这份凉意,面对突然靠近的轰焦冻,来自人体的暖意让他一时反应不及,而且骤然拉进的距离让他顿时羞红了脸,整个身体都绷紧了,因为轰焦冻用一种几乎要抱住他的动作环着他让他动弹不得。

太,太近了——

轰焦冻的呼吸喷在绿谷出久的脸上,直到这时绿谷出久才仔细的看了看他今天的打扮。少年的右侧的白发用发胶向后梳只留下另一边的红发,脸上上了薄薄一层的粉底,看上去有些苍白,耳朵也特意戴上了道具,至于嘴里——轰焦冻看着绿谷出久没说话,便低下头靠近了绿谷出久的脖颈处,盯着他白皙光滑的皮肤,张开了嘴。

刺痛感传来,绿谷出久皱了皱眉,他觉得轰焦冻的头发弄得他痒痒的,但有些尖锐的牙齿也搞得他不舒服,奇怪的是他始终没有感觉到皮肤被刺破的感觉,也没有温热的血流出。与其说轰焦冻是在吸他的血,不说是只是单纯的咬咬然后舔舔而已,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似乎还有点那什么的感觉——

好像也好不到哪里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轰焦冻才拉开了和绿谷出久的距离,他眯着眼看着少年被他弄得有些凌乱的衣领,脖颈处还有他刚才留下的杰作,想了想他舔舔嘴角然后替绿谷重新弄好衣领盖住那痕迹。

“绿谷,”整理好后轰焦冻又接着说,“我刚才,没敢咬破,而且……”

咬破了还得了,我不要面子啊。

“什,什么?”绿谷出久用手摸着刚才被咬的地方,他看不见自己现在是何种表情,只觉得身体的体温越发滚烫,风再怎么吹也降不了温。

“我想了想,其实现在吸血鬼也不一定非要吸血才可以解渴……还有别的方法的样子。”

绿谷出久扯了扯嘴角:“欸,是这样吗。”

轰焦冻点了点头,又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闭上眼吗,绿谷。”

“嗯?哦,哦好……”绿谷出久愣了愣,乖乖的闭上了眼。

他感到轰焦冻又一次靠近了他,而且距离比起上次那样暧昧的距离更令人心跳不已。这次轰焦冻没有用手臂环住他,只是用手轻轻捧起了他的脸,微微向上。老实说,轰焦冻的手套有些凉,因为材质的原因意外的很舒服,绿谷出久哼了哼。

“绿谷。”轰焦冻的声音变得嘶哑低沉,那声音仿佛被放大了几百倍一样清晰的飘进了绿谷出久的耳里。

“什么,轰……”绿谷出久开口想要回应,接着他就发觉一个湿热的东西贴上他的唇瓣,有什么东西也闯入了他的口腔。

绿谷出久惊诧的睁开了眼。

轰焦冻正在吻他,这样的发展有点离奇,甚至还有些不可思议。在看到绿谷出久睁开了眼后,轰焦冻眼神黯了黯,加快了他的侵略速度,绿谷出久根本就来不及反抗,只能用手抓住对方的肩膀发出意味不明的呜咽,轰焦冻见状捧着手的脸改为扶着对方的后脑勺,蓄意加深这个吻,强行将左脚叉进绿谷出久的双腿间,看着对方眼神里的惊讶和些许的不解,轰焦冻心情微妙的觉得很是愉悦。

既然已经入侵成功那么接下来就是一点点的将它吞噬。轰焦冻用舌尖一点一点的扫过少年的牙床,每颗牙齿他都没有放过,他能感到绿谷出久在被他这样做时身体在微微发抖,多余的液体从嘴角流下,绿谷出久的理智防线正在一点点被自己攻破。于是轰焦冻开始试图与绿谷出久的小舌纠缠,一开始绿谷出久还会躲避,但无奈口腔就这么大的一个地方,他又能躲到哪里去?轰焦冻紧紧的纠缠不放让他放弃了最后的抵抗,绿谷出久闭上眼任由对方肆意妄为,他已经无法思考了,只觉得大脑缺氧缺的厉害。

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轰焦冻终于才放开了他,似乎还没有满足的样子舔了舔绿谷出久的嘴角,这又弄得绿谷出久身体一软就瘫在了对方的怀里大口喘气,眼泪还吧嗒吧嗒的掉。

“太,太过分了轰君……”他抬起头,眼泪汪汪的说着,“这个玩笑一点都不有意思啊……”

“……抱歉,我没注意。”轰焦冻突然觉得是有点过了,他看着绿谷出久这副模样现在也不好回去的样子,道:“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再回去吧,派对应该还没结束。”

绿谷出久一脸不信任的看着他。

“我不会做刚才那样的事情的……我发誓。”

你刚才就已经骗过我一次了吧?

“真的,不会了。”

“……好吧。”

看来暂时无法避免两个人的独处了,绿谷出久低着头想。

——————

“耳郎?你在干嘛啊?”上鸣电气手里拿着块蛋糕,看着同班同学用一种偷听的姿势站在距离阳台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便好奇的走过去。

“嘘——你声音太大了!会被发现的!”耳郎响香紧张兮兮地回头,神情有点不自然。

????上鸣电气有点不明所以,但还是压低了声音:“你到底在干什么啊?再不回去就没有蛋糕吃了耶——”

“我觉得这件事比蛋糕还重要麻烦你别说话!”

“啊?”她到底听到了什么啊?上鸣电气奇怪地看着她。

突然间耳郎响香警觉起来:“糟了他们要出来了!”

“谁?谁要出来了?”莫名跟着耳郎响香一起紧张起来的上鸣电气差点一个没稳住要把盘子里的蛋糕掉了出来。

“上鸣!”耳郎响香转过来,神情严肃,“等会儿他们要是问你这里有没有人你就说没有!明白吗!”

“嗯?为啥——”

“不为什么我的人生安全就全靠你了!拜托了!”

说着,耳郎响香就跑远了,上鸣电气一脸不解的看着她远去的身影,耸耸肩:“女孩子真是莫名其妙……”话未说完,他一回头就看到了不知何时开始就悄无声息站在他身后的轰焦冻和绿谷出久。

“咦?原来你们两个在这里啊,大家都在说你俩去哪里了要去找你们呢,现在回去说不定还有蛋糕可以吃喔——”

“上鸣。”

“?怎么了?”上鸣电气眨眨眼,丝毫没有感到危机来临。

“谁叫你来的。”

“喔,爆豪啊,怎么啦?因为你俩突然消失了嘛就叫我来找找你俩——”

“这样啊,真是辛苦你了。”轰焦冻幽幽地说着,右手动了动。

今天的上鸣电气依然很上鸣电气呢。

END.

为上鸣续一秒【点蜡】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89)

© 20/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