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你好,这里二十分二十(圈名从瓶盖盖→薄砂→现在这个名字),随意称呼
消极患者,极地文画手,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如能获得喜欢,实属荣幸
是个变幻无常的疯子⸜( ⌓̈ )⸝高三狗,现在除了唠嗑抱怨,不会搞产出【土下座】

然后回到画室的宿舍第一件事情真的是打扫卫生啊😂😂😂还好不是很大我一个人也弄得好……得商量一下值日了呢(居心不轨x
好了好了我去拿画板回来画作业了……啧,地又要脏了(:3▓▒大家知道除了洗衣粉之外能把地板拖干净的方法嘛,其实我只有洗衣液没有洗衣粉来着……

回到家唯一的念头就是睡觉,但现在要走了
我很惆怅,但我不能说(蹲)
昨晚玩norn9共线都没玩完就卡了,卡,了
然后我只好去玩AMNESIA,然后我睡着了,但依然坚持关掉了游戏机……
总是这样怠惰,我可能会遭天谴的吧🌚

集训第一天的早上……?
虽然昨晚就在集训了orz

来来来,给你们感受一下我的学校高中部初中部中间这个小庭院的多肉,每个都有它的名字和品种,因为最近在施工所以变少了一点,以前是放在信息楼那里的,去年雨季的时候负责这些多肉的老师特意把它们搬进大楼里,在一个大白板上写:
不要碰,不要拍
这个老师真的太可爱了wwwwwww(♂)可惜不是高中部的,现在是插了个板板,上面写着:
有监控,请自重
我愣是没发现哪里有监控器´_>`
而且这个老师的多肉遍布全校,垃圾桶上的那个烟孔都是他的多肉😂😂😂刚刚去学生处的办公室低头一看都是多肉,我们学校干脆改名叫民大多肉实验中学吧(你)如果我没有记错,博艺楼后面停自行车那里也有一堆……
其实我现在是在办退宿申...

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一个天大的坑要填
明年见!大纲都写了我肯定会写的嘛!(。
本子什么的,随缘见.._:(´_`」 ∠):_ ...

啊姑且冒泡说一下……我偶尔会看看lof,但是不会太久……
我惊讶于我居然涨粉了……😂😂😂真的吓到我了……
开心肯定有的啦!但是,就是很抱歉!因为不会更新同人什么的!大家粉我会不会觉得我很水一天到晚就是不干正事什么的……没有粮的话我感觉我就是一个厚脸皮占tag的家伙啊!事实就是这么残酷orzzzzzz掉粉简直是意料之中……更何况我最近沉迷BG,boy们的爱情在我的脑子里几乎要消失了(虽然我有想起来一个抑郁症梗的雷安……但是没感觉的话写不出来

每次想起水树奈奈吐槽伯爵与妖精说感觉把这辈子的情话都听完了这句话就忍不住的想要爆笑,不由得十分敬佩写出了爱德格所谓的那些"情话"的谷...

【冬盾】Brooklyn Girl

冬盾,队长单方性转注意,不适者请离开
名字不会变,因为我英语太差了被关起来了
ooc爆炸了我流冬盾
根据情况决定要不要继续写吧……这个故事过分长了(靠

啊,这可真是,Bucky Barnes挑挑眉,他微微低头看着脚下刚才被他踩了一脚的一张白纸(好啦兄弟,那是张素描纸),上面的内容已经被石砖地上的水滩给染的一团淡灰色的污渍,再加上他的鞋印,已经不能看出原来是怎样的图像附着在它的上面。那团灰色让Bucky想起雨天时布鲁克林的天空,阴沉沉的,闷得透不过气来,像一团散不开的雾气,终年萦绕不曾离开过。

不过有了那双眼睛,什么都好说了,Bucky想,蓦地他意识到什么,便快步朝着前方走去。

那是一个有些暗的...

【Adrien×Marinette】Opium 02

怕不是周更(……)
不会写谈恋爱,窒息
这章写的好奇怪……完全偏离我一开始想的剧情了(

————

所以目前究竟是怎样的状况?玛丽娜现在大脑一片空白,虽然在深夜悄悄下楼偷点心吃她不是没干过——哦好吧,她现在已经收敛许多了,青春期的女孩子总是格外注重自己的外表,她可不希望自己的体重继续增加,更何况谁希望让心上人看到自己丢脸的一面?一想到阿德里安,玛丽娜就止不住的脸颊发热。

比起总是莫名陷入奇怪的纠结的玛丽娜,反观坐在她对面的Catnoir倒是吃的挺欢,胸口那颗铃铛叮当作响,男孩头顶上皮质的耳朵也摇的欢快(玛丽娜不止一次的对他的耳朵和尾巴产生好奇,到底是什么原理?)。

出自父亲亲手做出的点心不会...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安哥生快(・`ω´・)没有任何CP意味哦
拖了全群后腿全场最弱就是我orzzzzzz
由于色差感人所以用了滤镜(

【Adrien×Marinette】Qpium 01

猫瓢
大概是单向发现的意味,我就是喜欢猫猫吃醋(???)→意思就是没有情敌猫猫就是想多了
非常我流写法,ooc爆炸,随缘更新
交党费啦啦啦
BGM:Opium-Mili

I just wanted to,
我只想,
tug your hair behind your ears,
把你丝丝长发挂于耳后,
Hold you in my arms,
敞开双臂拥抱你。

——

他的lady今天心不在焉,阿德里安暗暗发誓他没有做任何令她不悦的事情,他今天只是一如既往的同她开玩笑(严格来说,应该是说情话?),然而姑娘只是有气无力的回应自己,没了往常的气势与调皮,巡逻途中都险些好几次从屋顶上掉下去,阿德里安深刻的觉得可...

1 / 9

© 20/20 | Powered by LOFTER